搜狐网站搜狐证券

第08期  

曾刚:

谈银行同业业务整顿

余额宝们或将被征收法定存款准备金

  • 封面人物 ››
  • 较大套利空间刺激同业野蛮生长 ››
  • 同业膨胀可能会削弱宏观调控效果 ››
  • 余额宝们或被征收法定存款准备金 ››
  • 直接融资渠道加速将放开 ››
  • 有话想说,请进 ››

嘉宾档案

曾刚: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小银行研究基地主任,研究员。专业金融学,研究方向,货币金融理论、银行理论与实践。

曾刚

内容简介

    说起银行同业业务你可能不了解,觉得这种专业的金融操作离自己很远,但是要知道,你放在余额宝里的钱最终大部分都是以同业存款的形式存在银行中。近年来,银行同业业务野蛮生长,很多分析直指,影子银行泛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扩张、楼市泡沫这些当前金融系统中的突出风险都与银行同业业务的激进发展有关。同业业务到底是怎样一个概念?

    5月16日五部门联合发文,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此次治理会对余额宝们有什么影响?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认为,此次同业业务的规范对这对余额宝这类货币市场基金的影响非常大。余额宝这种货币市场基金存到银行的钱有可能被划入一般性存款,征收法定存款准备金,要受一般性存款的存款利率上限限制。

曾刚

较大套利空间刺激同业业务野蛮生长

搜狐证券:5月16日一份《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出台,将原本相对专业的同业业务推到了大众面前,很多分析直指,影子银行泛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扩张、楼市泡沫这些当前金融系统中的突出风险都与银行同业业务有关,而此次治理将有可能加速国内楼市调整。那么,同业业务大致是怎样一个概念?

曾刚:同业业务在银行是一项很普遍的业务,相较于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同业业务是同行业之间的资金往来,比如有的银行钱多,有的银行钱少,很自然的就出现相互调剂资金余缺。就像大家相互间借钱垫个饭钱一样,这个业务期限都非常短,以短期资金拆解为主。同业业务是金融市场非常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符合利率市场化发展趋势的业务。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银行去金融市场上借款,过七天、一个月后就要再还回去,后来有些银行发现金融市场利率长期处在较低水平,可以不断的在这里借钱,一个月到期,再用同样的价格或更低的价格去续借,这些钱不是用来应付自身的短期流动性缺口,而是放到更长期限的信贷项目上,就是做非标,把这些从金融市场中借到的短期资金对接到三五年的信贷项目里去了。这中间存在比较大的套利空间,被越来越多的银行吸收采纳。

  如果同业市场上的利率一直维持在3%-4%的水平,借这些资金再贷到一些高收益的地方,比如房地产行业,没准就是10%的收益,这中间的利差空间是非常大的。后来,银行乐此不疲的从同业市场上反复借这些短期的资金进来,把它对接到“非标”资产上,同业业务开始异化成银行的一种资产扩张方式。2008年前,国外的银行业也是这么做的。国内银行同业业务从2010年开始迅速增长。

搜狐证券:银行对同业业务的热衷主要是因为这块业务存在比较大的套利空间?

曾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从外部讲,随着利率市场化的不断发展,更多的钱到了金融市场上,银行必须转到这个市场上去找资金,在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比较好的情况下,存在这样一个空间。

  另外,从银行自己内部角度讲,由于受到众多监管,这样的创新似乎降低了他们的成本,符合银行绕开监管的需求,逃离了很多限制。银行信贷业务受到很多限制,比如监管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设的一些投融资平台可能是不让进去的;同时银行要为信贷风险计提资本准备,还有贷存比的限制。当银行把原来的这种贷款业务异化成这种同业业务时,因为同业业务不在表内,无法考核它的贷款规模,无法监管流向,就可以摆脱政策限制。

  这项业务也使得银行摆脱了对存款的依赖。同业业务做的比较好的银行都是一些中等规模银行,它们的存款基础很一般,网点不够多,客户基础也不够好,要通过吸收存款的方式发展会很慢,而做同业业务能让它们迅速扩张。从趋势上来看,同业业务是适应利率市场化和金融市场发展大背景下的一种调整。这块操作对银行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现在要规范,降低风险,并不是说去扼杀同业业务。

曾刚

同业膨胀可能会削弱宏观调控效果

搜狐证券:那么同业业务的风险存在什么地方?

曾刚:这对银行来说确实是赚钱的不二法门,但是风险也很高。一方面,可能会削弱调控的效果。因为这些业务本身是为了绕开监管而产生,监管部门对这些资金的投向和规模无法监测,同业业务大量对接了房地产行业、地方投融资平台,银行实际放贷的规模可能超过了监管当局监测到的水平,导致所谓的信贷的过度膨胀,资金可能进入到宏观调控正限制的领域,信贷管控的效果就没有了。

  从银行自身来讲,也让银行的风险结构产生了变化。传统业务的风险主要就是信用风险,发出去的贷款可能收不回来,其他的风险相对小一些,因为存款的稳定性是非常好的,流动性风险会小很多,大家跑去柜台挤兑,这样的情况很少。但是同业业务面临的流动性风险非常突出,如果这块业务做得太激进,市场经常波动,会有很大的风险压力。银行间市场一笔几十亿的资金到期了,就必须到期兑付,这个现金在交易系统中必须出去,一瞬间交易动作就要完成,这种流动性问题带来的冲击比传统业务要大的多。

  同时,在同业市场上借的都是很短期的资金,七天、一个月,但是对接的都是三年、五年的项目,市场利率低、资金充足时,可以不断滚动发行借钱,续到长期,但是万一有天市场上没人愿意融钱给我,或者是必须有30%以上的利率才愿意融给我,这边对接的非标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利率,就会出现利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雷曼就是这样倒掉的。

  去年6月份银行间市场出现的钱荒就是如此,这边从银行间市场借的钱要到期了,必须还上,那边对接的项目资产变现不了,要新还旧,但是要继续借利率就高到15%了,继续借肯定要亏了,那边的对接的非标未来是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收益。所以钱荒的时候,有些银行的同业业务出现一个倒挂的情况,实际是亏钱的。倒挂的局面还是可控的,毕竟可以借到钱,一旦没有人愿意借给你,那就相当危险。

  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会推动银行的业务结构、负债资金更加依赖于市场。这就会产生新的风险,它的风险特征和传统业务的风险特征有点不一样。这就要求总行进行统一的管理,统一的授信,统一的安排,然后提出比例上的要求。

搜狐证券:有观点认为,同业业务的不规范发展,推动了资金空转,最终抬高了融资成本,您怎么看?

曾刚:我觉得这种逻辑存在问题。同业的很多钱是对接的非标,很多的非标都是和实体经济相关联的,如果不进实体经济实际上是挣不到那么高的收益率的,空转也是需要有人要为这个收益率买单的,光在金融市场上空转拿不到那么高的收益率。所以我不认为是空转,只不过是同业资金进入的领域,未必是宏观调控想让它进入的领域,这个就和实体经济的调控有关了。

  我认为,其实不是因为这个抬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而是因为实体经济本身有太多的问题,存在扭曲。金融学的原理告诉我们风险和收益一定是成正比的。房地产业虽然有风险,但是银行会觉得放给房企比给小微企业更靠谱。小微企业总是觉得融资成本高,但是在银行看来,即使是这么高的收益还不一定能覆盖可能带来的风险。银行现在在增加对小微企业的支持,但是根据我们的观察,这慢慢成了新一波的坏账来源,小微的坏账率增长的非常快,很多银行可能都超过10%。只是现在规模还不够大,银行买单还买得起。解决融资成本的问题实际上是需要改变实体经济面的扭曲,政策层面改善小微企业的生存环境,仅仅靠银行转变业务也是没用的。

曾刚

余额宝们或将被征收法定存款准备金

搜狐证券:之前市场一直流传对同业的监管是银监会的“9号文”,但最终是以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管局五部门联合发文的形式,这有什么含义?

曾刚:从政策角度,要降低这种监管套利,让宏观调控的效果更好,或者说让表外的风险转换到表内,必须要有一个统一的、足够全面的监管框架,五部门统一发文就是为了让监管套利的空间更小。

  因为监管套利通常发生在部门交叉的地方,不同的部门监管标准不一样,都是等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部门才有所反应。早期非标同业是银行找信托做通道,信托受银监会监管,银监会把这部分关起来后,银行就开始找券商。券商的业务归证监会管,银证合作的模式又做了几万亿,证监会才有所反应。后来银行就去找保险,再等着保监会的反应。保险不能做后,再找不受监管的金融资产交易所,例如北交所、陆金所。同时跨境业务也在发展,像内保外贷,内部的银行做担保,境外的银行主要是香港的银行提供贷款,这个更要等看香港金管局有没有反映。因为这些业务本身是套利目的引发的,所以监管涵盖的范围尽可能越大越好,如果监管只在一个点发生的话,导致监管套利的动机更强,所以现在以五部门发文的形式出现。

搜狐证券:这次127号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释放了哪些政策信号?会有什么影响?

曾刚:首先,五部门同时发力,希望能以统一的标准出手,大范围降低套利空间。其次,可以看到这个文里面对银行的监管也不是非常的严,对同业标准化操作留的空间还是很足的。因为这种套利本身也是利率市场化下的金融创新,监管不是要禁止、简单叫停这些业务的发生,而是为了规范、梳理清楚,不同类型进行不同的处理,尽量让在表外还原到表内来。同业资金从事的期限错配信用业务,也开始风险准备,受资本充足率的监管。就像是大家都驶向这条高速公路上,过去是野蛮的往上开,现在方向没有变,但是大家开始讲点交通规则,速度不能超过多少,各个路口怎么进出都是有规则。而且有些没有资格的,应该禁止上路。还要对驾驶员要进行基本驾驶规则的约束。

  第三,文件更多的希望由非标资产向标准化资产方向发展。以前存在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资产不透明,非标资产根本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这个与美国次贷的情况有点像。非标的要转化成标准化的,不是说不能做这种错配,短期融资可以做长期的错配,但是长期错配的资产不能是这种大家看不清楚的东西,而应该是金融市场上大家看的清楚的东西。

搜狐证券:这次对同业的规范,很多观点认为将是对余额宝们的重大打击,127号文对这些“宝宝类”的货币市场基金有什么影响?

曾刚:从我目前的理解来看,这对余额宝这类货币市场基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根据127号文规定,同业的资金存入方仅仅是具有吸收存款资格的金融机构,现在中国能吸收存款的除了银行只有少量的财务公司,其他的几乎都不能,那就说明余额宝这种货币市场基金存到银行的都不能算是同业存款,那是不是只能划入一般性存款。

  如果被划入一般性存款肯定是要征收法定存款准备金的。而且还涉及到利率限制的问题。同业存款现在是协议利率,是不受监管限制的,不受存款上限限制,可以随便谈。如果转到一般性存款,就要受一般性存款的存款利率上限限制的,享受不到大额存款的优势了。所以要看在实践中怎么解释,照这样看,纳入一般性存款缴纳存款准备金的概率是很大的。

曾刚

直接融资渠道加速放开 货币政策待调

搜狐证券:随着非标融资受到限制,在经济复苏乏力之际,很多观点认为货币宽松政策的可能性在增大,您怎么看?

曾刚:央行肯定会慢慢调整的,我们也看到其他融资渠道正在慢慢放开。发债在增多,对债市长期是个利好,以前以非标对接投融资平台,现在逐渐开始以政府发债的方式,近期刚宣布改善预算硬约束进行管理,试点十个地方自发自还政府债券。另外,资产证券化也继续受到政策重视,以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来完成同业的转移。股票市场IPO现在也在加快放开,证监会宣布今年下半年要上市100家企业。直接融资的路子是在打开的,同时有些非标业务还是会继续发挥作用的。

搜狐证券 出品

总策划:崔嗝嗝  统筹:邢昀

采访:邢昀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