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证券

媒体与公司互斗 投资者最受伤

仅10月23日、24日两天,中联重科股价便下跌6.75%,市值损失30.08亿。几篇文章不一定会把一家大公司写垮,但在上市公司与媒体的这场拉锯战中,千千万万的中小股东才是当之无愧的受害者。

我来说两句

最近的上市公司和媒体似乎相处的并不那么融洽。10月23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连续报道中联重科负面新闻被警方带走,并被冠以“损害商业信誉罪”而遭跨省刑拘。一石激起千层浪,财经圈顿时不再太平:《新快报》亮出穷骨头于头版头条高呼“放人”,中联重科则满脸委屈称被逼无奈,这场战役究竟会以谁的妥协而落幕,我们实在不得而知。

自2012年9月起,陈永洲先后发了十余篇文章炮轰中联重科,质疑其三大弊端:一是财务和销售数据造假,涉嫌利润虚增和虚假宣传;二是管理层收购旗下优质财产进行利益输送;三是一年花掉5.13亿元广告费,畸形营销高烧不退。在这十多篇报道的连环轰炸下,中联重科始终处于舆论的谴责声中,股价一落千丈。

数据显示,今年2月以来,中联重科A股股价从10.40元一路跌至5.46元,跌幅高达47.5%,市值蒸发340多亿,而其H股市值最多时也跌去了上百亿港元。事实上,中联重科自2000年上市至去年底,长达12年的时间里都涨幅喜人,但其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将近腰斩的深跌。

当然,这其中也不能忽视掉宏观经济增速的放缓和行业的整体不景气。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延续了去年的低迷态势,但即便如此,通过对比同行业的上市公司,我们会发现中联重科的表现还是差了点。今年以来,太原重工微跌4.9%,中信重工跌11.4%,振华重工不跌反涨4.1%。而同样负面缠身的三一重工则与中联重科同病相怜,深跌43.59%。由此可见,公司负面对于股价的杀伤力不容小觑。

而在这一过程中,蒙受最大损失的乃是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出于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的担忧,中联重科在今年内惨遭各路股东减持,而与《新快报》的近日纠纷更是让投资者信心跌至谷底,仅10月23日、24日两天,中联重科股价便下跌6.75%,市值损失30.08亿,无数股民的财富再次化为炮灰。几篇文章不一定会把一家大公司写垮,但在上市公司与媒体的这场拉锯战中,千千万万的中小股东才是当之无愧的受害者。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作为上市公司,中联重科都应当竭尽全力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不受侵害。对于财经记者的十余篇连续报道,中联重科称此为“蓄意抹黑”,但实际上不仅是陈永洲,香港明报也曾质疑其财务数据存在造假可能。尽管中联重科一再否认,但投资者始终对其答复不满意,导致其股价连连下挫。事实上,上巿公司和公众人物一样,任何人都有质疑的权力,而对广大股东给出一份合理的解释,则是中联重科不可规避的义务。

当然,媒体也如此。将事实的真相如实展现在投资者面前,不掺杂任何夸张和虚构的成分,是每一个媒体人应尽的义务。此前,陈永洲曾向港交所和深交所等监管部门进行实名举报,证监会和港交所进行调查后先后给予了陈永洲回函,称经调查不存在所反映情况。以公平公正、重视投资者利益而闻名的港交所都这样答复,但却仍未能阻止陈永洲继续展开负面报道的决心。

在中联重科与广东《新快报》的对峙过程中,孰是孰非,我们不便评论,但投资者的利益却万万不可被随意侵犯。如今处于风口浪尖的中联重科,理应以正确的方式对以往众多质疑给出一份合情合理的解释,以正确的方式处理好同媒体之间的关系。此时此刻,中联重科是该给投资者一个交待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