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证券-搜狐网站 > 证券要闻 > 证券新闻2
要闻 | 公司 | 个股 | 行业 | 新股

专家呼吁石油期货尽快上线 地炼企业全球高调采购原油 青岛港“船满为患”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手机看新闻
  导读

  地炼企业集中购买原油让人意识到中国的原油期货必须立即上市,如果有原油期货,那么这些地炼企业就可以通过期货的方式安排自己的生产和销售,不必疯狂的在低价位上买入现货原油。

  本报记者 何清 实习记者 杨峤 青岛、上海报道“目前每天还有十艘左右的超大型油轮(VICC)在港外停泊,等待卸泊。”5月4日青岛实华原油码头有限公司(简称青岛实华)总经理刘晋说,“其实2015年底我们就已经预测到今年可能有大规模的原油进口,目前港口已经满负荷运转了,但是原油进口量还是远远大于我们港口的负荷。”

  之所以如此,源于山东有占国内85%以上的地炼企业,而青岛港是目前山东唯一可以进口VICC油轮的泊地——自2015年底商务部给予11家地炼企业原油进口权资质后,这些地炼企业开始大举进口原油。

  据了解,青岛实华是青岛港旗下公司,从事原油、成品油、化工品等货种的装卸、中转、储存作业,拥有7座码头12个泊位,20万吨级以上的大型原油码头3座。其中黄岛油港区拥有5座码头10个泊位,年设计通过能力5891万吨;董家口油港区拥有2座码头,年设计通过能力2500万吨。

  “目前黄潍管道运输已经达到每天4.5万吨的最大输送能力,同比提高112.6%;公路运输量由月均60万吨增长到100万吨,同比提高65.1%;铁路装车量由每天5~6列提高到最大运力7~8列,运输量同比增长25.4%;水路运输做到转水船随到随靠,一季度转水近100万吨。”刘晋坦言道,“其实我们已经满负荷运转了,但是地炼企业还是在大量进口原油。”

  有山东知情人士透露,至4月份为止,这些地炼企业每家进口原油量都达到40万-100万吨,最大一家进口了112万吨,“但是它们全年的原油使用权也就300万~500万吨,下半年就没有进口的权力了。”

  其实,对于目前地炼企业进口原油的进度,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职能部门是心知肚明的,只是目前国际油价很低,适合中国进口原油的现实,所以它们并没有阻止这些地炼企业的行动。“听说它们打算对地炼企业的原油使用权进行限制,但是只是听说而已。”他说。

  有石油央企专家表示,此次事件让中国人意识到中国的原油期货必须立即上市,如果有原油期货,那么这些地炼企业就可以通过期货的方式安排自己的生产和销售,不必疯狂的在低价位上买入现货原油。

  青岛港已经满负荷运转“目前每天还有10艘左右的油轮在港外停泊,等待卸泊;而4月中下旬有更多的油轮在外港停泊。”刘晋说。

  据了解,VICC是20万~30万载重吨巨型油轮,其次是15万载重吨苏伊士型油轮、11万载重吨阿芙拉型油轮和4.6万载重吨灵便型成品油轮,其中VICC因为载重大,单位成本低,所以它是目前国际上标准的远洋油轮。

  外媒称,截至4月22日,在过去16个月中开往中国港口的大型油轮就高达83 艘之多,创下自2014年12月以来的新高水位;而如果按照每艘油轮的标准运油量来计算的话,估计全球共有1.66亿桶原油正准备运往中国,其中很多油轮都是驶向青岛港的。

  刘晋告诉记者,2月至今,每天都有10~15艘VICC油轮在港外停泊。

  “其实2015年底我们就已经预测到今年可能有大规模的原油进口,为此我们从内部挖潜、从外部跟地炼企业沟通,尽可能让油轮快速进港卸货,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仍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他说。

  他坦言,过去地炼企业主要进口燃料油,那时它们的船比较小,都是5万吨以下的油轮,因此在莱州、龙口等山东油港,这些船都能在其他油港进港卸货。

  “现在地炼企业买油的积极性高,因为目前山东省内只有青岛港可以进港VICC,其它油港没法让这些油轮进港。”他说。

  为此,2015年底,刘晋与很多地炼企业高层在山东东营进行了一次货主恳谈会,推出内陆油港建议,即把港口搬到内陆去,利用黄潍管线和潍坊央子库的中转库容,让周边货主去那里提货。

  “提出来以后,今年一季度取得了很好效果——一季度管疏量是去年同时的两倍还多。”刘晋坦言说。

  为了让油轮快速卸货,刘晋等人开始想尽办法:一是管道疏运。连接六条管线,其中黄潍管道(黄岛-潍坊)可直达省内腹地主要炼厂;二是公路疏运。黄岛、董家口两大港区均可市提作业,为货主提供“门到门”运输服务;三是铁路疏运。通过六大铁路线连接全国铁路网络,到达内陆纵深腹地炼厂;四是水路疏运,黄岛油港区8个泊位以及董家口10万吨级转水泊位均能装船水转。

  这些都为地炼企业节省了大量的时间,但是每天还有10艘左右的VICC在港外停泊,等待卸泊,这让刘晋无可奈何。

  “还有有些地炼企业并没有给港口方面通告自己的油轮已经靠岸,那么我们就不知道了。”刘晋说。

  那位山东知情人士透露,这部分未向港口方面通报的油轮,可能是想趁着油价低时进口,等到油价高起后直接卖出原油,这些地炼企业将获得丰厚的价差回报,“成品油加工费最多只有2元/升,而国际油价从2月份到5月份油价已经涨了近70%”。

  地炼企业的计划

  山东地炼企业大规模进口原油主要有两个原因,商务部刚刚给了地炼企业原油使用权的资质,而此时国际原油价格很低。

  “2015年12月商务部刚刚给京博原油使用权,因此我们只有到2016年1月才能够进口原油。”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部门经理尚新凯说。

  同时,山东天弘化学有限公司、山东寿光鲁清石化有限公司、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获批。

  “1月国际油价正在底部,美国WTI油价跌至30美元/桶附近,因此京博和天弘、寿光、汇丰等抓住时机立即开始进口原油。”那位山东知情人士透露,“到4月份为止,11家地炼企业每家进口了40万-100万的原油,最大一家进口了112万吨。”

  近千万吨的原油让这些地炼企业赚的盆满钵满,即使不用生产和销售,仅仅将进口的原油再卖出,就有亿元的利润——这在2016年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5月6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周度报告称,截至5月3日当周,对冲基金经理减持美国原油期货及期权净多头头寸。“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及伦敦洲际交易所WTI原油期货与期权净多头共减少7838手,至235814手,净多仓自此前触及的10个月高位回落。”

  “这意味着多头开始平仓,国际油价可能又要回到40美元/桶的位置上了,这对地炼企业和港口企业都不是好事。”一位跨国投机分析师表示,“此次油价上涨的原因不是因为国际市场原油短缺,而是因为对冲基金等金融机构所为,现在他们开始平仓可能意味着他们已经打算结交易了。”

  但是有青岛港内部人士表示,据他所知,目前地炼企业进口原油的名单已经到了7月份,因此他不担心没有船舶停靠的问题。

  刘晋坦言:“我期望的理想情况是,一艘油轮刚刚驶出港口,立即有新的油船到港,这样一来既不会发生油船在外港停泊的事情,同时我们的负荷也能达到最高的水平。”

  中国原油期货何时能够上市

  上述石油央企专家表示,此次事件让中国人意识到中国的原油期货必须立即上市,如果有原油期货,那么这些地炼企业就可以通过期货的方式安排自己的生产和销售,不必疯狂的在低价位上买入现货原油了。

  “大量买入现货原油,对地炼企业来说,其实是很危险的。”他说。

  2008年初,浙江民企和邦化工老板王志良利用当时国际油价趋升的有利环境,拼命进口原油,并将其加工成汽柴油,但是他又不愿意立即卖出,一直在等着国际油价继续高升。

  当年7月前,国际油价到达147美元/桶的最高点,这让和邦化工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在其后的半年中,国际油价从147美元/桶跌至33美元/桶,和邦化工因为巨亏破产,2009年2月王志良被迫将企业转手中海油。

  “此次山东地炼进口原油有"玩一票"的性质——他们希望油价继续升高,然后在外海高位抛售自己刚刚买进的进口原油,以期获得原油价差,这比通过炼油所得的加工费高多了。”那位石油央企专家表示,“其实这是很危险,一旦价格做反了,就会发生和邦化工的惨剧。”

  他认为,目前石油央企都已经与美国WTI和英国布伦特有合作,而地炼企业因为资质、经验等方面的原因,目前其进口原油还属于试水阶段,甚至有企业对原油期货的概念都模糊不清。

  “因此国家应当立即推动中国原油期货的上市,并让这些地炼企业积极参与,以便它们能够快速成长。”他说,“目前国内成品油价格中,还有一个"地板价"的优势,可以让所有炼油企业有生存的空间;如果让地炼直接接触国际原油期货,那么它们很可能将会受到巨大的损失。”

  “近5个月来,国际油价不断下跌,但是国内成品油价格一直在40美元/桶上不动,这让很多地炼企业赚得盆满钵满,这就是中国最大的优势。”那位石油央企专家说。

  作者:何清 杨峤
stock.sohu.com fals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epaper.21jingji.com/html/2016-05/10/content_39624.htm report 4086 导读地炼企业集中购买原油让人意识到中国的原油期货必须立即上市,如果有原油期货,那么这些地炼企业就可以通过期货的方式安排自己的生产和销售,不必疯狂的在低价位上买入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