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证券-搜狐网站 > 证券要闻
要闻 | 公司 | 个股 | 行业 | 新股

起底股指期货内外勾结大案:贸易公司伊世顿背后是谁

来源:华尔街见闻

  用不足700万元初始本金,最终非法获利20多亿元,让伊世顿,这家名不见经传的贸易公司瞬间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焦点。

  根据新华社昨日的报道,伊世顿公司以贸易公司为名,隐瞒实际控制的期货账户数量,以50万美元注册资本金以及他人出借的360万元人民币作为初始资金,

合计约700万人民币在中国参与股指期货交易,非法获利高达20多亿元人民币。

  伊世顿公司系外籍人员Georgy Zarya(音译扎亚)、Anton Murashov(音译安东)在香港各自注册成立一家公司后,于2012年9月用两家香港公司名义在江苏省张家港保税区以美元出资注册成立的贸易公司。(经查询,两家香港公司的名字为VULKAN CAPITAL ADVISERS LIMITED和QUANTSTELLATIONINVESTMENT MANAGEMENT(HK) LIMITED)

扎亚为伊世顿公司法定代表人,安东负责技术管理。两人在公司成立前分别供职于欧洲的投资银行和期货公司,从事证券期货交易工作。

  扎亚为伊世顿公司法定代表人,安东负责技术管理。两人在公司成立前分别供职于欧洲的投资银行和期货公司,从事证券期货交易工作。

  此外,伊世顿的总经理高燕、业务拓展经理梁泽中、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金文献等犯罪嫌疑人也已被依法批准逮捕。

  涉案外籍人员或拥有深厚高频交易背景

  华尔街见闻查阅资料发现,主要涉案人员Georgy Zarya和Anton Murashov可能是俄罗斯籍人员,包括另一涉案人员梁泽中,三人之前就已经在海外长期从事高频交易相关工作。

  华尔街见闻在职场社交网站Linkedin查找到名为George Zarya的资料显示George Zarya目前任职俄罗斯金融市场最大的经纪商之一,BCS集团旗下Prime Brokerage,该公司在2013年曾开发出降低交易延迟的技术系统,将伦敦-莫斯科的数据传输延迟降至39毫秒,占据业界鳌头。

在BCS之前,George Zarya在俄最大的私人银行Otkritie,任职全球电子交易部门总监,主管BD和销售工作。该银行在高频交易方面也颇为有名。

  在BCS之前,George Zarya在俄最大的私人银行Otkritie,任职全球电子交易部门总监,主管BD和销售工作。该银行在高频交易方面也颇为有名。

  此外,George Zarya还在俄罗斯知名投行文艺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做过三年多的销售。

  不过Linkedin上的George Zarya与新华社公布的Georgy Zarya存在一个字母的差别,考虑到俄罗斯人名在翻译成英语时是根据读音来转拼的,所以即便是同一个俄语人名,也可能出现细微的翻译差别,根据华尔街见闻的查询,Georgy Zarya的俄文名可能为Георгий заря。

  在BCS集团组织的一次宴会上的照片中标注,图右者名为Георгий заря,与George Zarya在Linkedin上的头像颇为相似,极有可能为同一人:

另外一张聚会中的照片:

  另外一张聚会中的照片:

此外,莫斯科交易所监督委员会外汇市场委员中,也有一人叫Georgy Zarya的,显示任职公司也是BCS集团:

  此外,莫斯科交易所监督委员会外汇市场委员中,也有一人叫Georgy Zarya的,显示任职公司也是BCS集团:

上述资料交叉验证显示Linkedin上的俄籍人员George Zarya和新华社笔下的Georgy Zarya极有可能是同一人,此人是程序化交易领域已浸淫多年,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在11月1日晚间还能查询到此人的资料,但2日该人员在Linkedin上所有的信息已经被删除。

  上述资料交叉验证显示Linkedin上的俄籍人员George Zarya和新华社笔下的Georgy Zarya极有可能是同一人,此人是程序化交易领域已浸淫多年,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在11月1日晚间还能查询到此人的资料,但2日该人员在Linkedin上所有的信息已经被删除。

  新华社报道中涉案另一人名为Anton Murashov,在Linkedin上也有同名人员的资料,显示该人员最早在俄罗斯OTP Bank任职外汇和利率期货交易员,从2010年6月到现在,他担任Quantstellation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此前一年多的时间,他在Innovation科技公司担任商业开发总裁,负责开发高频交易的解决方案。

  目前该人员在Linkedin上的资料尚在,其资料中现在任职的Quantstellation公司与伊世顿背后的香港公司同名:

起底股指期货内外勾结大案:贸易公司伊世顿的背后是谁?
  
另外一位涉案人员梁泽中相关资料很少,在Linkedin上找到的Quantstellation公司里有一位同姓Justin Liang资料如下,曾供职于伦敦超低延迟市场数据及交易基础设施服务供应商MarketPrizm:

  另外一位涉案人员梁泽中相关资料很少,在Linkedin上找到的Quantstellation公司里有一位同姓Justin Liang资料如下,曾供职于伦敦超低延迟市场数据及交易基础设施服务供应商MarketPrizm:

根据Quantstellation自己的介绍,该公司为专注于外汇、股票、商品市场的自营高频交易公司,并且投资区域主要为新兴市场,介绍中称该公司“依靠数学模型和先进的基础设施,持续发现市场中的低效之处”。

  根据Quantstellation自己的介绍,该公司为专注于外汇、股票、商品市场的自营高频交易公司,并且投资区域主要为新兴市场,介绍中称该公司“依靠数学模型和先进的基础设施,持续发现市场中的低效之处”。

  收入与利润不成正比

  华尔街见闻查阅工商系统资料发现,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注册于张家港保税区纺织原料市场1405A室,成立日期2012年9月12日,主要从事有色金属原材料及产品、矿产品等业务。

  根据《财新》的走访,张家港保税区纺织原料市场并无1405A室,“1405A”可能只是一个虚拟注册地址。该公司真正的地址在上海梅龙镇广场28楼,但8月中旬已人去楼空:

根据伊世顿公开的年报数据,该公司2013年和2014年合计纳税3172万元,此外,根据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伊世顿今年的财务报表显示,截至6月底,伊世顿累计所得税费为843.95万元;今年7月之后没有更新。

  根据伊世顿公开的年报数据,该公司2013年和2014年合计纳税3172万元,此外,根据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伊世顿今年的财务报表显示,截至6月底,伊世顿累计所得税费为843.95万元;今年7月之后没有更新。

而且更奇怪的是这家公司的利润大幅高于营业收入:其2014年净利润为9886万元,营业收入为5303万元;2013年净利润为1696万元,营业总收入仅为32万元。

  而且更奇怪的是这家公司的利润大幅高于营业收入:其2014年净利润为9886万元,营业收入为5303万元;2013年净利润为1696万元,营业总收入仅为32万元。

  财新走访的知情人士称伊世顿的利润来源主要是投资,贸易业务则基本都在亏损。

  在新华社和财新的报道中,伊世顿公司涉嫌非法资金来源及恶意操纵证券期货的行为并不是独自完成的,境内一家名为富舜投资(Pegasus Fund)的私募公司以及华鑫期货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Via 《财新》:

  据接近富舜人士透露,负责伊世顿的客户经理在一家公募基金任职期间,就与伊世顿有业务合作,负责协调成立了该基金公司一只跨境投资的期货专户产品。2014年6月,伊世顿通过该客户经理提出与富舜合作高频量化期货投资产品。

  当时富舜没有量化投资团队,伊世顿团队以海外人员为主,有高频交易经验。双方约定先用伊世顿少量资金合作产品进行测试,看量化模型的有效性。

  2014年8月28日,富舜共赢10号单一客户专户产品成立,初始投资规模600万元;2015年1月13日,成立富舜共赢11号,初始投资规模400万元;2015年2月2日,成立12-16号,初始投资规模均160万元。这些产品总规模为1800万元,均由伊世顿指定的投资团队进行投资决策并下单操作。产品的托管行均为招商证券,期货交易商为华鑫期货。所有产品均备案。

  上述产品主要以股指期货为投资标的,股指期货品种主要以IH、IF、IC合约为主,交易量占市场交易量3%。

  截至6月末,上述产品共获利3.3亿元。

  伊世顿还希望与富舜设立合资私募基金。但富舜认为,伊世顿一直不愿意采取实质性的深入沟通,对富舜本身的基金业务其实没有实质性帮助。2015年5月,伊世顿希望再增加三只同类期货产品,富舜拒绝了。

  6月股灾时,富舜要求伊世顿降低交易频率或暂停交易,但伊世顿没有采纳建议。在7月7日,富舜发函给伊世顿,以合同中要求“基金管理人可根据基金运作、市场行情等情况决定终止”的条款,要求提前终止这七款产品,并于7月8日监督该系列产品全部变现,并将资金全部划转至托管账户。目前由于客户处于失联状态,全部现金仍存放于托管账户,未被支取。

  高频交易如何违法

  新华社报道中提到伊世顿的获利手法如下:

  安东及其境外技术团队设计研发出一套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远程植入伊世顿公司托管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服务器,以此操控、管理伊世顿账户组的交易行为。伊世顿账户组通过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自动批量下单、快速下单,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实现包括自买自卖(成交量达8110手、113亿元人民币)在内的大量交易,利用保证金杠杆比例等交易规则,以较小的资金投入反复开仓、平仓,使盈利在短期内快速放大,非法获利高达20多亿元人民币。

  不过华尔街见闻注意到,中国的金融期货交易所服务器普通交易者是无法直连的,而文中提到伊世顿在中金所有“托管服务器”这一说法引人关注。对此,新华社的报道还提到:

  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金文献(男,47岁,浙江义乌人)在全面负责伊世顿公司与交易所、期货商的对接工作中,隐瞒伊世顿公司实际控制的期货账户数量,并协助伊世顿公司对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进行技术伪装,进而违规进场交易。

  华尔街见闻猜测这里代表的违法行为可能是华鑫期货帮助伊世顿旗下账户伪装,实现了交易所直连,从而取得了比市场上其他高频客户快得多的速度。

  另外,“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快速下单”、“自买自卖”等操作行为似乎存在“哄骗、诱导”(Spoofing)市场价格的嫌疑,这种手法不管在中国还是欧美市场都是明令禁止的行为,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手法的关键之处在于:

  在当前放置巨量买/卖单吸引市场价格朝这个方向移动,但是移动后就会撤单,所以并不会真的有成交价,也不会有自买自卖的行为。

  华尔街见闻此前关于Spoofing的报道:

起底股指期货内外勾结大案:贸易公司伊世顿的背后是谁?
  此前9月份东海恒信涉嫌操纵180ETF的案件中中,里面明确提到了一种行为叫“虚假申报”,但本次新华社通稿中并未提到这一名词。

  所以,有市场人士的分析认为,“快速下单”的行为可能与普通的超短线抄单、即止损止盈都跟的非常紧的“刷单”交易非常像,这种交易在国外并不违法,在国内自股灾以后也成为灰色地带。

  而“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自买自卖”则是一种明显的坐庄行为,类似“对敲”以制造市场上本来不应该出现的价格。


stock.sohu.com false 华尔街见闻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25511 report 7776 用不足700万元初始本金,最终非法获利20多亿元,让伊世顿,这家名不见经传的贸易公司瞬间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焦点。根据新华社昨日的报道,伊世顿公司以贸易公司为名,隐
(责任编辑:张彬)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