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证券-搜狐网站 > 证券要闻 > 证券新闻1
要闻 | 公司 | 个股 | 行业 | 新股

“无米之炊”考验白糖业甜度(图)

来源:中证网-中国证券报
  361°看市

  本报记者 叶斯琦

  台风过境,桉树屹立,甘蔗倒伏。如果“肉搏战”中甘蔗战败,十年后我们吃谁的糖?

  几年之内,糖厂“跃进”,产能大增。如果生产线空转似“无米之炊”,糖业会否大洗牌?

  近期,国际糖价大动荡,纽约原糖成“妖糖”,类似的场景 让经历过“大豆风波”的交易员担忧剧情重演——在十年前的那场危机中,国内压榨企业70%停产,保守估计40亿元灰飞烟灭,产业话语权拱手相让。

  在甘蔗减产和产能扩张的“双杀”之下,行业如何发展?虽然暂时有政策保护,但白糖行业不允许太久的喘息。

  “大跃进”遭遇大减产

  糖厂吃不饱

  10月4日,强台风“彩虹”正面袭击广东湛江,登陆时最大风力达到67米/秒。

  “我们本想去郊区救援,但载着5位大汉的轿车被狂风吹得不断侧滑,根本难以前行。”谈及这场有气象记录以来10月登陆广东的最强台风,湛江的预备役军官小林接连感慨,“老人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的台风!”

  10月中旬,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广东湛江实地考察。即便距台风登陆已过了一周有余,但湛江街头仍随处可见强台风留下的痕迹——散落的广告牌、震碎的玻璃,乃至倒塌的简易厂房。不过,最明显的还是路旁大片的田地。

  据了解,“彩虹”过后,当地甘蔗大面积倒伏,使甘蔗生长受到破坏性影响。“彩虹”进入广西以后,又对广西玉林、北海、钦州、南宁等地甘蔗造成很大损害。

  “今年减产是肯定的,特别是台风过后,我们这边基本上80%的甘蔗倒伏。”湘桂集团监事长陈辉表示。

  其实,造成甘蔗产量锐减的原因除了天灾,还有“人祸”。记者调研发现,近几年来,大西南地区桉树与甘蔗等作物展开了一场紧张博弈:桉树面积大举扩张,甚至不断侵入基本农田保护区。尤引人担忧的是,桉树扩种对甘蔗面积减少的影响几乎不可逆转,且有扩大趋势,广西省糖业乃至整个生态环境已悄悄种下不安的种子。

  记者调查发现,近十年来,由于经济效益突出,桉树在广西得以大面积种植,年均新增200万亩左右,桉树在广西的种植面积已达3000万亩,相当于每3个广西人就拥有2亩速生桉。从经济效益方面来看,桉树在广西已形成千亿元产业规模,解决了广西80%以上、全国20%以上的木材需求,有“世界桉树看巴西,中国桉树看广西”的说法,糖乡已经变成了树乡。

  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刘汉德援引数据指出,在2012/2013榨季,广西甘蔗种植面积达到阶段峰值的1580亩,此后连年下滑,预计2015/2016榨季种植面积仅有1181万亩。从全国范围来看,2015/2016榨季,全国甘蔗种植面积预计减少约13.3%至2080万亩,从阶段高峰2012/2013榨季的2782万亩来看,近3年降幅高达25%。

  “好多糖厂吃不饱,预计会出现一波抢甘蔗的高潮。”广发期货分析师刘清力表示,甘蔗减产已成定局,对于制糖企业而言,新的榨季可能又要面临原料短缺等难题。

  如果说甘蔗短缺使糖厂面临“吃不饱”的局面,那么糖厂的快速膨胀可能促使问题爆发的时点更早到来。

  以中粮的食糖业务为例,据中粮屯河副总经理吴震介绍,中粮在国内有15家糖厂,在巴西有4家糖厂,在澳洲有1家糖厂,年制糖能力高达255万吨;此外,通过新投产和并购,中粮还有望新增150万吨/年的炼糖能力。

  刘汉德表示,原糖的大量进口,促进了国内原糖加工业的快速发展。目前,中国沿海建了很多炼糖厂,已建成加工能力约700万吨。在不久的将来,原糖加工能力将会达1400万吨,中国将成为原糖进口和加工大国。

  “炼糖厂的扩建需要得到遏制,如果盲目投资增加产能,行业最终还是不得不面临整合的困境,很多小厂将被淘汰。”刘汉德说。

  减亏难掩隐忧

  糖业大佬泼冷水

  “本榨季别太乐观。”刘汉德提醒。

  今年,由于白糖走出一枝独秀的行情,我国糖业处于减亏的状态。据悉,上个榨季,糖业亏损96亿元,而这个榨季全行业亏损估计少于20亿元。

  形势虽有所好转,不过巨大的隐忧仍然笼罩着白糖行业。首先,替代品冲击明显。刘汉德表示,2015/2016榨季,白糖的消费量将很难增长,原因就是玉米价太低,淀粉糖将满负荷生产,替代品给白糖带来了巨大冲击。

  据业内人士介绍,以可乐为例,曾经这一最受喜爱饮料的配料表中,除了水之外,排名第二位的就是白砂糖,而如今,可乐中的白砂糖已逐步被便宜得多的淀粉糖替代,而配方一旦更改,将很难再调整回去。

  除了具有价格优势,淀粉糖还易于吸收和分解,比白糖更有益于人体健康,因此对白糖的替代十分明显。“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更注重饮食健康,选择更好的产品,对白糖的需求量可能逐步减少。”一家糖厂负责人表示。

  其次,用工成本逐步提高。相比于巴西等地的机械化作业,我国由于地势等原因,仍然以人力收割甘蔗为主。在广西,农村人口结构的变化正是导致“桉进蔗退”的重要原因:农村青壮年普遍外出打工,广西农村劳动力严重不足,桉树种植不像甘蔗那样耗工夫。而用工紧缺则又导致甘蔗砍收成本逐年上涨,目前每吨甘蔗大约需要支付砍工130-150元。据悉,现在广西产区,糖厂普遍雇佣越南砍工,人力成本相对能得到控制,而其他的产区,人力成本已经成为糖厂一个很大的负担。

  “台风过后,甘蔗纷纷倒伏,虽然还是能够生长,不过砍工的成本就将因此明显增加。”广东金岭糖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第三,外来冲击压力仍大。近几个榨季,凭借低廉的成本,进口糖的数量较为庞大,在国内糖市“攻城掠地”,甚至有和国产糖并驾齐驱之势。此外,国际糖市的风吹草动也有可能让国内糖价暴涨暴跌。

  除了进口糖,走私糖的冲击也较为明显。“越过界河,走私糖就像蚂蚁搬家一样,流入国人的食糖消费市场,数量虽尚难准确预估,但对国内糖厂的冲击肯定不容小觑。”

  进口糖和走私糖等外来压力,使制糖企业与蔗农难以走出困境,广西等产区部分制糖企业不得不关门倒闭,蔗农缩减甘蔗种植面积,这有可能与产能过剩问题进入“恶性循环”。

  四大背景何其相似

  “大豆风波”会否重演

  所谓“大豆风波”,是指2003年8月-2004年8月,在美国大豆上市前后,作为国际大豆贸易定价基准的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的大豆期货价格发生剧烈波动,导致大量中国大豆加工企业高位采购,并在随后的价格回落过程中由于无力支付货款或高成本带来的巨额亏损而陷入危机。

  据了解,许多国内大豆加工企业在4000元/吨的最高价格区间购买进口大豆,此后,大豆价格骤降,每生产一吨豆油就会亏损500-600元,有数据称,国内压榨企业70%停产,进口合同违约,保守估计中国大豆加工企业因此损失40亿元,造成了中国的“大豆危机”,产业的话语权也拱手相让。

  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白糖业面临的情况,与当年的大豆业有许多相似之处,需要十分警惕。首先,原糖期货变“妖糖”。近期,由于巴西乙醇需求量提升等原因,原糖价格疯涨,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纽约糖11号指数自8月24日以来累计大涨28.23%,价格动荡使得行业变数增大。

  其次,行业仍面临严重亏损。在国内糖市出现全行业亏损的情况下,制糖企业要想生存下来并得到发展,可谓是难上加难。虽然这个榨季全行业料能减亏至20亿元以下,相比较上个榨季的96亿元亏损已大幅缩小,但如果不能扭亏为盈,糖业仍然难以平稳。

  第三,产能快速膨胀。虽然相比较其他大宗商品,国内白糖并没有出现严重的供应过剩问题,不过产能快速膨胀的隐患依然突出,去产能压力明显。

  第四,行业对外依存度高。刘汉德告诉记者,近年来我国食糖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2015/2016制糖期,我国食糖的消费量是1600万吨,进口量是530万吨,进口依存度是33.13%,根据预测,2020/2021制糖期,进口依存度可能达到40%,以后还可能更高。相比之下,在8年前的2007/2008榨季,这个数值只有6.81%。“作为一个消费大国,我们一定要保持国内糖在消费中的主导作用。”

  上海鸿凯投资董事长林军表示,从战略角度来说,如果国家不维持管控力度,白糖业可能会像曾经的大豆业一样,种植面积大幅度下降,东北原来种大豆的地方逐步改种植玉米,这样的结果可能就是产业衰退,导致这些关系国计民生的产业受制于国外。

  对此,业内人士提出了若干建议。首先,应该依法管控,“如来神掌比无形的手有用”。广西农垦糖业总经理梁逸表示,这几年来糖价以每吨700-800元的速度下降,到今年才有所回升,从每吨4400元返回到5500元-5600元的高度,因此事实上糖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行业,应该给糖企一个喘息的机会。虽然食糖存在缺口,但企业还是需要一个喘息之机,暂时不宜放松进口管控。

  例如,日本是全世界大米种植成本和售价最高的国家之一,但是日本政府始终在补贴农民,鼓励其种植水稻。换句话说,从国家战略角度来看,日本宁愿吃贵的大米也不会放弃整个产业。同样,相比于未来潜在的巨大风险,我国现在使用比较高价的糖是合理的。

  “进口的阀门把国内制糖企业挽救过来了,国内糖价从每吨4000元出头一下子上升到5000元以上,可以看到政策效率之快,效果之大。”吴震说。

  其次,行业立法,提升竞争力。刘汉德认为,中国糖业的出路在于立法和提高竞争力。我们应该限制成品糖的进口,而这需要找到依据,即推动糖业的立法,使整个行业在法律的框架下健康发展。糖业也要利用这几年国家对进口管控和行业自律带来的喘息机会,致力于降低成本,提高中国糖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第三,更多利用期货等金融工具。业内人士表示,白糖期货有助于企业开展业务创新,扩大贸易规模,实现食糖全产业链布局。

  “企业要利用国际、国内食糖期货市场对冲市场风险,锁定生产、加工和贸易利润。”吴震表示,以中粮为例,糖企存在诸多风险。首先,海外资产方面,存在汇率风险和国际原糖价格变动风险。其次,国内制糖方面,存在制糖成本变动风险和食糖销售价格变动风险。第三,进口精炼方面,存在国内进口政策风险和国内外食糖价差变动风险。第四,国内贸易方面,存在基差变动风险和市场流动性风险。

  新华社图片
stock.sohu.com false 中证网-中国证券报 http://epaper.cs.com.cn/html/2015-10/26/nw.D110000zgzqb_20151026_2-A04.htm?div=-1 report 5575 361°看市本报记者叶斯琦台风过境,桉树屹立,甘蔗倒伏。如果“肉搏战”中甘蔗战败,十年后我们吃谁的糖?几年之内,糖厂“跃进”,产能大增。如果生产线空转似“无米之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